时尚圈彭于晏,为了做衣服放弃当影帝,结果赚大了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19 10:47

优衣库又又又出来抢钱了——与英国的J.W.Anderson推出联名系列。这已经是他们联合推出的第五个系列了,记得两边在2017年第一次合作时,其中的某件针织衫,打下在某宝开售一个小时卖出2000件的好战绩。而2020年开春主打英伦田园风,各种格子元素,感觉是这个春天,J.W.Anderson用来拯救程序猿们的及时雨。

优衣库向来识人的眼光很准,别看Jonathan William Anderson才30岁出头,他已经拥有一个个人品牌J.W.Anderson,还担任着LOEWE的创意总监。牛鼻环、小象包等等It Bag均出自他之手。

而且,这个隐藏在幕后的爆款小能手,除了会给女生设计心仪的包包,他的颜值也相当耐打。无论是海报大片,还是随手抓拍,都能成为撩妹硬照。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么好看的男孩,当年差点去当职业演员,还接受过专业训练。不过,无论颜值还是闯荡娱乐圈的经历,都没他的设计生涯精彩。所以,接下来我们就来好好认识一下这位明明有颜值,却靠才华吃饭的设计师。

比起一些时尚宠儿的背景,Jonathan Anderson的家境就朴实多了:他出生在北爱尔兰德里郡,一个叫The Loup的小村庄。父亲是名橄榄球运动员,母亲是英语教师。外祖父的布料工厂和外祖母的老式缝纫机是他童年的快乐源泉。小朋友最初的理想是当个兽医,由于有阅读困难,没通过英国小升初11+考试,只能放弃了。

他很快接受了,自己不能为小动物救死扶伤的事实。之后重新树立目标,决定从颜值出发当个演员,还专门从家乡北爱尔兰,跑到美国华盛顿学习戏剧。结果,呆了一年半后,发现自己的戏路不太顺,再有接到爸妈的「指令」——「马上回家,你花了太多钱」,便停止了学业。

所谓好事多磨,在长辈们的要求下,Jonathan最终进入伦敦时装学院攻读男装。上学前,他有一段在奢侈品百货商店Brown Thomas打工的经历,那时候开始,才发现自己真正热爱的是服装搭配。于是,在上学期间,翘课跑到Prada继续做橱窗陈列。

「你必须在6点就开始工作,因为如果不布置好当天的橱窗他们是不会开门的。」Jonathan回忆说。

本来伦敦时装学院的男装课程一共是3年,但是,由于工作任务繁重,他算了算自己在学校的时间,总共只有半个多月而已。直到最后一年才决定暂时放下工作,专心完成学业。至于翘课王为什么能顺利毕业,他有着大胆的猜想:

「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让我的毕业设计过关,是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够彻底摆脱我了,你明白吗?只要让你过了,你就不会再出现在学校里了。因为我的毕业作品实在是不堪回首,我在首饰里面使用了真正的昆虫,你相信吗?我就把那些虫子戴在我的模特身上。」

在毕业后的三年中,他依然在Prada跟着Manuela Pavesi做陈列。说到Manuela Pavesi,这位可是时尚圈公认的传奇人物:身兼摄影师、造型师、时尚编辑多职,也是Miuccia Prada的闺蜜,在离开杂志后,一直负责着Prada的橱窗陈列。

平时最爱睡衣和鳄鱼手袋,有着用一身睡衣,便把一身正装的Prada掌门人“打败”的经历。

Jonathan在时尚启蒙阶段,一直跟着这位大神学习,比在课堂上收获的知识都多,Jonathan决定创业,也是得到大神的全力支持。他在受访时曾表示:

「Manuela Pavesi对我非常严苛,我们俩在店裡为橱窗模特穿衣服时,她常不断要求我再试一次、重新来过。但我很高兴自己最初是跟著她学习而非服装设计师。基本上,她就像是个策展人,拥有相当精准的眼光,懂得融会贯通古今往来,并重新配置成现代化的元素。」

因为自己做橱窗陈列的工作,要比设计衣服的经验丰富,Jonathan一直说自己并不善于做衣服,但年纪轻轻的他,却能一手handle两个品牌。

J.W. Anderson每年有三个系列要发表,Loewe则有四个系列,还要亲自规划Loewe在各地旗舰店的设计。除了玩联名,还成立了艺术基金,与艺术家跨界合作,玩出版、手工艺、展览...而他能拥有多线性处理工作的能力,也多亏Manuela Pavesi对他的「编辑思维」训练。

可以说,是Manuela影响了如今的J.W.Anderson。Manuela逝世后,Jonathan还登上独立刊物《Memoire Universelle: Never Say Goodbye》封面,拎着Manuela钟爱的鳄鱼手包,致敬恩师。

「你必须懂得创造氛围和说故事,如果你不会,衣服就只是衣服,挂在那儿的就真的只是三十件裙子和洋装。」到现在,他依旧会用当时学到的陈列知识,来为自己的设计讲故事。

J.W.Anderson在创立之初只有男装线,在2010年才加入了女装设计,并且同年就参加了伦敦时装周。

Jonathan曾提出「Shared Wardrobe」的理念。认为衣服需要服务于人本身,性别不应该束缚衣服本身,男女服饰也不应存在清楚的界限,总的来说就是无性别设计。

他会给男孩穿上小裙子、高跟鞋,也会让女生用西装、风衣帅到炸街,所以,J.W.Anderson的衣服,往往给人一种雌雄莫辨的感觉。经他手设计的It Bag,从J.W. Anderson Logo包到Pierce牛鼻环,简单的线条和金属装饰,摆脱了嗲气,外形干练,也是女孩们的最爱。

有着爆款的加持,2015年,Jonathan打败了同组最强选手Tom Ford和贝嫂,包了英国时尚大奖的「年度最佳男女装设计师」两项奖,而他也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品牌同年摘得男女装桂冠的设计师,这时Jonathan才31岁。

时间又隔一年,2017年,Jonathan再被英国时尚大奖选中,获得了四项提名比Gucci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还多两项。最终,低调地收了「年度女装设计师」(J.W.Anderson)以及「最佳配饰设计师」(Loewe)大奖。

而成为Loewe的掌门人,经历也很传奇。据说当时他只拿着一本画册,就去参加LVMH集团继承人Delphine Arnault的面试了。画册是他自己拍的,唯有第一页,是Steven Meisel在1997年拍摄的模特Kirsten Owen。

他说,「我想,我没有系列作品。但是我有这个形象,这个人,现在,这个海滩。」这个形象,同样成了他入主Loewe第一次拍摄广告的灵感。

对于Loewe的变化,女生们感受最深的,应该还是卖的包。在Jonathan没来之前,Loewe上一个爆款包,还是1975年发布的无衬里手袋Amazona。在他加入后,立刻网红包三连,Loewe Puzzle、Loewe Barcelona、小象包,还有Hammock吊床包,试问哪个人没被种草过……

二十来岁的年轻设计师与有着百年历史的西班品牌,拼凑出的画面感觉总有点不搭边。不过,在Loewe2015年的财务报表中显示,品牌两年内的销售额翻了4倍。本是唱着夕阳红的Loewe,真的在Jonathan的滋润下,一夜回春了。

Jonathan Anderson在工作中有很多怪癖,像是喜欢在桌子以外的地方工作,实体的桌子会让他感觉有一份正经的工作,还有,从身边人和自己喜欢的艺术品里「抠」设计灵感。

「我外祖父的工厂是专门加工迷彩布料的,我经常看到外祖父自己亲手印染布料。我的外祖母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她经常自己在家做拼布的床单,或是桌布之类的东西,她还会为我和兄弟姐妹们做衣服,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件配套的毛衣,本来我的那件胸口是要绣一只维尼小熊的,但是我觉得那样并不酷,她就换了一个卡车给我。」

而当年祖母很喜欢穿Jonathan的父亲球队,拉的赞助球衣。所以,在J.W Anderson 2012春夏成衣系列中,有着复古味道的条纹运动装,便是从那里得来的灵感。

另一方面,Jonathan从小受祖父影响,成为陶瓷资深爱好者。在他的家里,随处可见相貌独特的陶艺制品。其中有一件来自陶艺家Lucie Rie的作品,至今都是他的灵感来源。「金色的滴水形状和整体线条让我觉得非常美丽。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世俗的。」

比如Loewe的马德里店,有一面巨大的陶瓷墙,是来自纽约艺术家Gloria García Lorca的作品。

2016年,还在LOEWE专门成立了一个工艺奖,来表彰和扶持那些优秀的艺术家和手工艺者。最新推出的Flamenco 手袋,便是获得「 2018年度 LOEWE 工艺奖」的桑田卓郎参与设计的。

至于能同时带两组团队,也多亏了家族传授的经验。前面说了,他的爸爸老安德森,曾经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球队最讲究团队协作,在老安德森的熏陶下,Jonathan特别尊重队员们的想法。工作上信任伙伴,带着大家一起跨越障碍,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而看到Jonathan Anderson对着墙角发呆,也别太在意,那是他没办法从身边人和家里的艺术品汲取灵感,正在思考人生……

「我的设计不是色情表演,okay?没有比一个男人穿着内裤露出六块腹肌更烦人的了。」Jonathan Anderson这样评价自己设计的服装。

回顾最初,让他从无名的新锐设计师,一跃成为时尚圈焦点的,是J.W Anderson 2013的秋冬系列男装。他把挑战性别界线的设计风格发挥到最大,男模们全换了娘化的着装——有荷叶边装饰的短裤和长靴,专属女性的抹胸上衣……这系列在当时引起不小的轰动,喜欢与讨厌的两极分化非常严重。

英国每日邮报的记者,超不喜欢这个系列,更是吐槽:「在J.W. Anderson的秀上,你可以看到模特儿们被羞辱的很彻底。其中一个金发男模看起来相当沮丧,他没把这丢脸的衣服脱下来逃到山上,可真是个奇迹。」

英国时装专栏作家ColinMcdowell评价Jonathan:「具有雌雄同体性征的设计,实践了时装界所谓的第三性,潜力巨大。」

现代开放的文化中,女生追求男性化的着装, 男生的衣橱也追求多元化,「J.W. Anderson的又古怪又娘炮又前卫的设计,完全符合腐国大不列颠基佬们的审美」,也很对时髦潮人们的胃口。

不管别人怎么说,Jonathan Anderson依旧保持着自己的高产出。他每天手上拿着三个手机:一部属于J.W. Anderson,一部属于Loewe,还有一部自己的。把自己分成两半,一边是有11年历史的个人品牌,一边是174岁的西班牙奢侈巨头。即使忙到没朋友,也要没事儿跨界做艺术,这么有趣又好看的男孩,谁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