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国分三家,都是战国七雄之一,为何魏国实力选超韩国、赵国?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3-09 13:20

导言:晋国分三家,都是战国七雄之一,为何魏国实力选超韩国、赵国?从地理位置、李悝吴起变法角度分析,李悝、吴起功劳大

战国七雄中,竟然有三个国家是从春秋时期晋国分离出来的,也就是历史上所说的三家分晋;之后中原的老牌诸侯国晋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魏国、赵国和韩国这三个新兴的诸侯国。本来它们并非是周朝正统分封的诸侯国,只不过那时周天子对各大诸侯国的控制已经衰弱到了极致,已经无力再去控制诸侯的行为,所以不得不承认这三个国家的诸侯国地位,自此,中原地区才有了战国七雄,这七个诸侯大国。

进入战国时代,魏国首先崛起成为了战国初期最为强盛的国家,整个国家的实力发展也将赵国和韩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不过当这三个大家族同样是晋国的家臣的时候,它们之间的整体实力其实是差不多的,差距并不像成立诸侯国之后那么大。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魏国领先于其他的两个国家而强盛起来呢?魏国的强盛又是凭借着什么样的因素呢?或者说韩国和赵国在先天因素上面有哪些不足呢?本篇文章重点分析一下,魏国领先于其他国家强盛原因到底是什么?它的发展优势又有哪些?

首先第一个原因我们从领土面积方面来看;古代历史的发展进程当中,土地是炙手可热的,是每个国家利益纷争的关键,同样也是一个国家提升自身综合国力的关键;因此,在古代的一些战争当中,他们争夺的首要目标就是土地。

三家分晋之后,我们从三个国家的领土方面来看,魏国和赵国瓜分了晋国几乎全部的土地,留给韩国的土地面积并不大,所以魏国在当时是有着足够的发展空间的,也有着足够多的常住人口,这就给了魏国发展的基础,让魏国能够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利用国家的固有资源进行突破。

相比于领土面积比较小的韩国来讲,是有着先天方面的优势的。韩国的占地面积很小,几乎是被各大诸侯国包围在夹缝当中的,没有战略纵深,所以无论是版图拓展,还是农业经济和商业经济的发展,都会受到极大程度上的阻碍。

虽然魏国也是一个各大诸侯国环绕的一个国家,可是因为领土面积的扩大,占有一定的山川险阻,拥有一定的纵深,在战争中有回旋的余地,因此在这方面受到的影响就会相对减小。所以说,在三家分晋的过程当中魏国占据了较大面积的土地是它能够发展的一个基础。

第二个原因我们从它们所处的地理位置上来进行分析;我们上面说到魏国占据了比较大的土地面积,如果真的单纯从占地面积来看的话,赵国的领土面积是要比魏国相对大上那么一点的,可是赵国的国家发展却并没有为国那么强盛,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地理位置上面的因素。

赵国位置偏远,受戎狄侵扰赵国地处西北部的偏远地段,与匈奴等少数民族接壤,平时不仅要分出一部分精力对抗中原地区的诸侯国,同时也要派兵驻扎在边疆地区,防止匈奴人南下对它的经济发展造成威胁,也正是这个原因,让赵国这个国家的发展因素受到两个不同方面的影响,即有着中原文化的推进,也有着少数地区民族文化的干扰。

这其实也是赵武灵王为什么会进行胡服骑射变法的一个原因,像是魏国,它其实不存在着与少数民族直接接触的条件,所以魏国要想实行胡服骑射变法那样,吸收少数民族作战特点而进行的军事改革是没有先天条件的。

所以说,赵国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受到北方胡人的影响非常之大,让它并不具备着完全接受和推行中原文化的先决条件,也就导致了它与魏国在发展上面的那种差距。

魏国处于中原核心腹地,具有地缘政治优势其次,我们上面也已经说到,魏国是地处中原核心地段的一个大国,它的东部与经济发展具有得天独厚优势的齐国相邻,齐国的经济非常的强盛,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带动相应的国家的经贸发展,让魏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是受益良多的。

同时,西部的秦国在那个时候又比较弱小,魏国完全可以通过侵占秦国的领土来进一步的实现它开疆拓土的目的。

韩国领土狭小,天下咽喉部位,难有稳定发展环境韩国占地面积比较小,经济发展和的行政发展都比较薄弱,并不能对它的强盛造成什么威胁;同时,它本身占据的土地就非常具有战略价值,既能够从四面八方汲取其他国家的资源,同时也能向四面八方输出它本国的文化,但韩国处于四战之地,每次战争都被卷入,很难为国内发展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所以在地理方面的一个优越性是魏国能够迅速强大起来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第三个原因就是魏文侯任用李悝在国内进行的法治变法;提起法制变法我们可能首先会想到商鞅,而商鞅确实是法家的一个重要人物,他在秦国所实行的法制变法也是战国时代最完整最彻底的一场变法。

但事实上,在战国时代第一个提出法治变法的人并不是商鞅,而是与商鞅同属法家的李悝,李悝的法治变法更多的倾向于行政和经济方面,在魏国可以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的。首先,他废除了奴隶制时代所实行的那种贵族世代承袭制度,依据个人能力的大小来安排官员,同时废除世袭的贵族所拥有的世袭俸禄,并将这部分钱财用于发展生产。

李悝变法革除贵族利益这一方面举措,很大的改善了国家的发展受贵族权利的影响,可以说在整个战国时代,李悝是第一个将变法的精力投入到革除贵族影响方面的人,对后来的商鞅变法也有着很大程度上的影响。

毕竟贵族的权力扩大就会影响君主对整个国家的统领,甚至可能左右国家的用人制度,左右国家的生产发展制度,如此一来,一个大的国家就成为了为一个贵族而谋取利益的工具,这样的国家是不可能发展壮大的。

因此,单从这一点上来看,李悝变法就有着非常深远的意义;同时他又创立了井田制度,并且承认土地私有允许土地买卖,按照土地的贫瘠程度分配给不同地区的农民,而且按照土地的占有率来征收赋税,这一点极大程度上提高了农业民族的生产积极性。

毕竟当所投入的努力所获得的结果,大部分都会属于自己的时候,人也就有了进行生产发展的动力,这无形中提高的生产效率,对于提高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实力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再者,李悝建立了当时比较完备的法制制度,创立了《法经》作为魏国实施法治的一个依据,在《法经》当中明确的规定了行政、军队、经济发展等各个方面的一些必要制度,让魏国的整个国家发展变得有条不紊,每一个方面都有着可以依据的规则,人民的生活也就被规划到了一个明确的框架之下,再进行生产发展的时候,目标也会变得十分明确。

李悝变法提高魏国军事实力同时,李悝所提出的这种法制政策,也成为了战国时代比较先进的一种治国形式,在后来的商鞅变法当中,法治所体现出来的作用更加明确,对于国家发展生产的推动也十分的强大;最后,李悝还改变了军队人员编制,采用分层次的选拔形式来规划整个军队,极大程度上提高了单个士兵的作战能力,同时也提升了整个国家的军事实力。

通过这几个方面的发展,魏国无论是行政方面还是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都有着长足的发展;这让魏国的整个国家面貌焕然一新,也为它打开了强盛的大门。

当魏国在经济努力的进行变法的时候,赵国和韩国却还停留在原先的诸侯国制度当中,它们的发展是按部就班的,我们不能说它们的发展和管理有着多么大的漏洞,但相比于魏国这种里程碑式的创新是有着很大差距的。

所以,当魏国采用创新的形式进行变法改革时所获得的结果,自然比墨守成规的赵国和韩国多上许多,这也是魏国为什么会强盛起来的一个原因,更是魏国之后会登上超级大国地位的关键因素。即使到了今天,李悝变法也仍然是人们所要重点研究的古代变法改革。

笔者认为,魏国与韩国、赵国同出晋国,但魏国实力远远超出韩赵两国,除了领土面积、地理位置以及李悝变法等因素影响外,吴起在魏国的军事改革也是魏国崛起的原因之一。吴起为魏国进行军事改革,训练魏武卒,提高魏军战斗力,为魏国开疆拓土。

吴起在军事方面拥有着非常高的天赋,在整个战国时代的历史发展进程当中,吴起的名字都是如雷贯耳的,他为魏国所打下的领土不计其数,让一个本身占地面积并不是十分大的国家迅速的扩大了领土疆域。

吴起为魏国打下百十座城池,打出魏国军威所以,有人说魏国之所以能够成为超级大国,吴起要占据百分之七十的功劳,因为如果没有吴起为魏国打下其它国家百十座城池的战功,那么魏国也不可能有后来那般强盛。

吴起在军事方面所做出的贡献不仅是停留在开疆拓土上,他为魏国训练出来了一支完整有序而且装备精良的部队,与李悝建立的武卒制度相结合,魏武卒的盛名在整个战国初期是响彻整个天下的,同时在吴起的带领之下,魏武卒可以说是无往不胜无坚不摧,为魏国攻城略地开疆拓土。

事实上,魏国实力的迅速衰弱,就是在魏武卒几乎全军覆没之后,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个有魏武卒支撑的魏国实力到底有多么强盛了。

赵国变法时,秦国已经完成商鞅变法但相比于魏国在军事方面的这种长足发展,赵国和韩国同样没有什么作为,韩国的申不害变法是与秦国商鞅变法同时的,而且还不能称得上是一种彻底的法治变法,后世的历史学家们更倾向于把它归结于“术治变法”一类。

笔者认为,三家分晋之后,魏国领先于赵国和韩国强盛起来并非是没有原因的,它在行政体制变法上的改革、在军事变法上的创新,以及它对于自身发展优势的利用,都是这赵、韩两国远远不及的。

由此可知,一个国家的发展必须要具有危机意识,必须要意识到历史的潮流,才能够做出相应的应对,在韩、赵、魏这三个国家刚刚成立的时候,它们的实力是差不多的,可是魏国选择了变法创新,而赵国和韩国选择了墨守成规;所以,在战国初期它们的地位也就大不相同。

赵国成军事强国,韩国成崇尚阴谋权术的国家到了战国中期,赵武灵王吸收了北方胡人的作战优势,在国内掀起了一场胡服骑射的军事改革,让赵国的军事实力突飞猛进,成为了能够与秦国相提并论的诸侯强国,而韩国却在术治变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将一个忠勇正直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崇尚阴谋权术的国家。

韩国在抗秦的道路上,不是招兵买马改革创新,而是不断的利用阴谋诡计企图实现国家发展的安定,却在郑国疲秦之后招来了秦国的讨伐,也成为了秦国在灭国之战过程当中首要消灭的一个诸侯国。

这也告诉我们,国与国之间的发展绝对不能停滞不前,人们总说“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其实国家的发展也是如此,有一瞬间的停滞不前,就会被其他的国家所超越,自然也就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宗庙社稷了。

因此,魏国的强盛其实为其他的各大诸侯国敲响了警钟,让它们明白了变法的重要性,可以说拉开了整个战国时代变法的序章,之后又出现了秦国的商鞅变法、韩昭侯的申不害变法、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变法、齐国的齐威王变法、燕昭王的乐毅变法……。

这些变法的实施,对于整个中原地区的局势有着很大的影响,同时变法的性质和效果在这个时候的对比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当一个国家在选择创新发展的时候,也不能单纯的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需要明确国家发展的最终目的,明确历史发展的潮流到底是什么?

如此才能够选择一条最适合整个国家发展的道路,战国初期的魏国选对了,战国中期的秦国也选对了,所以这两个国家一个在战国前期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一个在战国后期的时候有着绝对的行动权;因此,把握好时机、把握好人才、把握好变革的形式是一个国家发展的重中之重,也是我们当代人所需要努力的目标。

参考文献:《资治通鉴》、《战国策》、《吕氏春秋》、《左传》、《汉书》、《史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