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和轻松筹员工抢生意打架,这背后你不得不知的慈善乱象?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23 11:14

日前,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国内两家众筹平台陷入“殴打”风波。针对网传“水滴筹员工脚踹殴打轻松筹员工”视频,4月15日下午,水滴筹证实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与斗殴,但称“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涉事员工正在派出所接受调解。轻松筹方面则向南都记者回应,冲突系“水滴筹多次主动激起,我方员工已多次忍让。”

4月14日晚,有网友发帖称,4月13日下午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水滴筹员工“因为扫楼时劝病人立项,打扰到病人,被举报和医院方面清场。随后,水滴筹员工在医院里揪住了他们怀疑的‘举报者’殴打。”之后,有网友指出“举报者”系轻松筹员工。[1]

对此,4月15日下午,水滴筹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网传视频并不全面。声明还称,近期轻松筹团队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明确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线下连续发生数起双方纠纷和冲突事件。

这次冲突将近几年的网络募捐乱象再次展现在公众眼前,对于个例我们不做过多讨论,那背后的网络募捐乱象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国网络募捐首起于2004 年的张妙娥筹集善款事件。当时患有心脏疾病的张妙娥在天涯社区发布了一篇名为“全天下的朋友请进来”的帖子,在帖子中详细介绍了个人家庭情况和相关病情,向全国网友求助。该事件开启了网络募捐时代的大门,网络募捐由此发展起来。2008 年发生的汶川地震则成为网络募捐发展的分水岭,为方便公众援助灾区,支付宝、财付通、网易等网络捐款平台迅速开通,成为网络捐助的重要平台,自此,网络募捐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2011 年我国国内第一家支持公益类项目的众筹平台“追梦网”上线。2013 年,“众筹网”、“创意股”、“中国梦网”等公益平台逐步发展起来。近几年来,“新公益”、“京东众筹”、“腾讯乐捐”、“轻松筹”等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网络募捐在各类微公益众筹平台影响下迈上新台阶。[2]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点对面”传播方式的崛起,这直接从技术层面上助推了水滴筹和轻松筹这种面向大众的微公益的发展。文化背景,普通大众对于帮扶救助的积极投身公益的意识深入人心,最后加上部分社会事件的助推。

比如说,2011年火遍全网的郭美美事件,瞬间将红十字会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红十字会极力澄清,但是抓到某些内部人员与郭的蛛丝马迹,公众的质疑和愤怒瞬间被点燃,一时间,红十字会的天价餐、河南宋基金涉嫌非法利用善款放贷等丑闻也被扒了出来,一波波的声讨之声涌来。人力资本高昂、公开透明度低、参与门槛过高等等,官办慈善的弊端被公众打上不信任的标签。公众开始呼吁“让慈善回归民间”,在这样的背景下,网络募捐的微公益一下子就引起公众的注意,火了。

而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CNNIC) 近期发布的第39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6 年12 月,有32. 5% 的中国网民使用过互联网进行慈善行为,规模达到2. 38 亿。其中,使用互联网进行扶贫行为的最多,占比达到16.8%,其次为疾病救助,占比为16%。

2016年3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终于审议通过了我国第一部慈善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开启了慈善法制时代,相比于以前,国家降低了公益组织的准入门槛,从此前的双重管理(即需要民政部门登记和找到业务主管单位)改为只需要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申请登记。同时规定,募捐只能在受官方信任的网络平台发布募捐信息,但是具体的审核标准却没有。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慈善法第六章第六条,具体的规定了,“慈善组织开展公益项目活动的年度经费支出数额,必须高于前一年总体收入的70%或者是前三年收入平均数额的70%;整个年度的组织管理成本数额不可以高于当年所有支出金额的10%,如遇特殊情形,难以完成规定目标的,应当及时向当初登记的民政部门进行报告。”

这堵死了中国富人通过慈善躲避遗产税的西方式漏洞,所以西方富人为什么爱做慈善是有原因的,累进税率高达55%的遗产税,而且先交税,才能领遗产哦,什么你没那么多钱,不好意思不能领遗产,而且加上个人所得税累计可达70%。那怎么避税呢?建个慈善基金会就行了,不仅免税,每年仅需要支出收入的5%用作慈善,而且这个还包括基金会的管理支出,所以你看基金会的管理人员基本上都是其子女,而基金会可以名正言顺给他们开工资,单单工资就可以完成花钱任务。因此慈善法堵住了这个慈善避税漏洞。

2015年广西某中学的一名高二学生在微博借天津港口大爆炸事件谎称父亲在附近工作,引起众人同情后,假称想去拜仁看球赛,骗捐金额超过十万。2019年的吴花燕与9985救助中心的事件大家都还历历在目吧,未经当事人同意,9985救助中心就添油加醋炒作吴花燕事迹,进行网络募捐,而且还将筹款所得100万,给到吴花燕手里的只有2万元,等吴花燕去世了,便准备将所得款项另作他用。

而且9985救助中心还被曝出专门找临近不治、危重而且家庭条件差的人,不告知患者真实情况,超额募捐并且不及时拨款,拖死患者达到囤积捐款的目的,遭到举报。

这是因为一来是微公益款项的具体个体数额较小,受骗网友无心追回;二来是网络信息碎片化,更新极快,证据收集保存难度较大;三是追责主体不清,网络运营平台、公众自身等是否也需要承担责任,这些都亟待明确。[3]

换句话说,就是很多公益组织的人很不专业,慈善法只是要求公开,但捐款具体怎么用,用到哪里,就没有规定了,所以被滥用的风险极高,而且公开的信息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信息。

许多网友在参与过微公益活动进行捐款救助后,就会在之后频繁的接收到一些劝捐信息。当前,劝捐现象已经不是个例,而是普遍存在的一种公益乱象。

2015年京华时报与优数咨询联合开展过一项名为“网络公益劝捐,你会捐吗”的互联网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都曾遭遇过互联网尤其是微博上的公益劝捐行为,当被劝捐后,超过六成网友表示十分反感,并不会继续进行爱心捐款救助,且认为此举是利用公众的爱心而站在道德制高点所进行的一种道德绑架,也严重侵害了捐赠者本人的私人信息,有侵犯隐私权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