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经衰弱”诊断历史来看中国抑郁症发展史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02 13:13

三十年前,我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0.76%;近年来,我国的抑郁症呈上升趋势,深圳康宁医院2006年做的一次调查统计显示,深圳人的抑郁症患病率达到7%,最新一项调查显示,我国抑郁症的终生患病率达3%至7%,正在逐步接近世界发达国家水平。

在古时候只要有类似抑郁症的人,宗教人士或者社会会认为ta们可能是“中邪”,当时采取的治疗手段也是离谱和残忍的。

20世纪中叶,心理诊断和疾病分类开始走上科学化,1952年美国第一部诊断与统计手册,也就是后来的DSM问世,这就是现在全世界都在用的“心理学界的圣经”。

在第一本DSM里面,Melancholy这个词,就被“Depressed reaction(抑郁反应)”一词取代了,用来形容一种很严重的情绪低落。

上个世纪在中国,只要有人描述自己情绪不好,身体疲乏,但没有具体器质性问题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人被诊断为神经衰弱。

1980年的夏天,凯博文在湖南长沙的湘雅精神科门诊中记录发现,神经衰弱是这里最常见的诊断。一个星期里,湘雅第二附属医院的精神科门诊接待了361名病人,有三分之一被诊断为神经衰弱。

“神经衰弱”本来从西方传来,作为诊断标准它首先出现在美国,神经学家彼尔德(Beard)在1868年把它定义为一种慢性的、功能性的神经系统疾病。他曾定义说:

也正是过度强调用脑过度,所以很多医生在临床看到病人没有器质性病变但痛苦不堪(尤其是情绪和思维方面)就顺势给“神经衰弱”的诊断。

但随着时间推移,二十世纪中叶(也就是抑郁症诞生的时候),美国精神病学家开始质疑神经衰弱诊断过分广泛,以至于很多医生把找不到躯体病症的问题一股脑都归到这个类下,后来很多医生称“神经衰弱”为「垃圾桶」。

所以你就看到了,美国在这个时候《美国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第三版中取消了神经衰弱的诊断,取而代之的就是“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等”,因为这样分辨性更好,也更详细。

此后,一直到2001年完成制定并使用至今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及诊断标准》第3版(CCMD-3)里,神经衰弱仍被单独列出,在中国仍然属于神经症的诊断之一。

要知道,当时大部分符合被诊断为神经衰弱的人中,很多都符合“抑郁症甚至重性抑郁障碍”的诊断标准,但是笼统的归为神经衰弱反而很多人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当心理学家开始给抑郁症进行分析和分类时,制药厂和脑科学专家也没闲着,开始对抑郁症的生理性进行研究。

后来我们都知道了,当抗抑郁药物问世后,药物治疗抑郁症成为主流,自然我们国内当时几乎没有心理治疗师,所以解决抑郁症基本都是到精神卫生中心,医生多数也是奉承药物治疗,对心理治疗嗤之以鼻。

瑞士心理学家爱丽丝米勒在她的著作《天才儿童的悲剧》里就有探讨过抑郁与童年情感创伤的关系。她的主要观点有:童年创伤常常具有深远影响,也是造成成年后心理问题的主因,她反对给专家、医师等给抑郁患者开药,她认为药物会阻碍患者感受此时的感觉与体验,而那些负面的甚至是痛苦的感觉恰是联结患者悲惨童年的关键信息。

随后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一直是对立的,直到后来心理咨询与治疗也开始进行科学研究,最终发现心理咨询也并非无效,甚至效果不亚于药物,最终两派握手。

除了生物因素外,童年创伤的研究越来越多,最近也证明童年创伤和精神病之间是有明显的联系。

当下治疗已经形成共识,抑郁症最佳方式就是药物心理的结合,也再也没有人会偏见的看待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了。#百里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