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收割全球财富,是美国金融霸权的核心!中国该如何破局?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3-22 13:36

进入猪年后,A股的涨势可谓气势如虹,上证指数已经逼近3000点大关,两市成交量也在2015年以来首次突破1万亿元;在券商高喊“这是中国牛市的起点”的口号下,许多人又翻出了经久不用的股票账户,生怕踏空了这一波行情。

不过,在高涨的入场做多情绪带动下,似乎很少有人会去想——为什么A股的牛市晚不来、早不来,偏偏在一个经济环境放缓、公司业绩一般、外部状况不确定的情况下出现呢?事实上A股从来都是“政策市”,27日新任证监会主席首秀谈及的“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才是本轮牛市的真正“内核”!

那么,“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究竟有何意义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必须谈谈年仅29岁的中国A股有哪些“短板”,或者说与成熟的资本市场(拥有200多年历史的美股)相比还有哪些差距。

首先,中国A股在体量上与美国股市还有不小的差距。截至去年11月,美国纽交所的总市值为22.9万亿美元,纳斯达克则为10.9万亿美元;而我们的上交所和深交所分别为4万亿美元和2.5万亿美元,甚至不及日本的东京证交所。要知道,我们国家的经济体量早已超过了日本、并占到了美国的7成左右,可见中国股票市场的深度和广度还远远不够。

第二,中国股市的投资者结构也与美股等成熟市场不同,而且亟待优化。截至2017年12月,在A股的13375.88万户投资者中,机构投资者只有36.02万户(占比0.27%),而自然人投资者(散户)的占比高达99.73%;而美国股市主要由银行、养老基金和对冲基金等机构组成。在散户为主的投资者机构下,A股总是会酝酿出“疯牛”行情,就是因为股民们争相追涨杀跌,而不知价值投资为何物。

第三,与美国股市相比,中国股市还缺乏市场供求自我调节机制。由于美国实行注册制,业绩最差的企业必须退市,整个进入退出机制能自动调节股票供需;但是我们实行的是实质上的审批制,以前很多好企业挤破头都上不了市、被迫选择去香港或者美国上市,而连年亏损的不少ST企业却总有办法留下来继续融资骗钱。

第四,股市的价值是为实体经济服务,但A股有时候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这也成为中美两国股市的根本区别。无论是2015年的股市暴跌,还是2018年的股权质押危机,都给实体经济增加了不小的风险;在某种意义上,A股市场已成为机构、主力、大股东们收割散户财富的最佳场所,经济学家吴敬琏甚至表示“A股很像一个赌场”。

那么美国股市有没有做到“为实体经济服务”呢?事实上,美国股市不但完成了这一本职工作,还做出了更大的贡献——维持着美国的全球金融霸权!

我们都知道,美股的这一轮牛市已经持续了10年之久,而这一切离不开国际资金的“高位接盘”。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6月-2018年6月,外国投资者持有的美国股票价值就从6.2万亿美元增至7.2万亿美元,而这一数目仍在以每个月上千亿美元的速度增加。中国的私募、日本的家庭主妇、注册在开曼群岛的跨国公司、瑞士央行、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这些外国投资者的钱源源不断地流入美国股市。

在吸收了几万亿美元的国际资金之后,美国股市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吸金池”,将世界各国的资金化为已用——美国公司们能获得更多的融资,并最终“服务于”美国的实体经济。而且,这些美国公司会将这些钱用于投入研发、扩大规模、或者干脆回购股票,而业绩的上涨又会推高股市,继续维持着这一循环,让这个“吸金池”越滚越大。

从这个逻辑来看,美股跟美债作用是一样的,都是美国收割全世界财富的“工具”:美联储负责印刷美元,美国政府和美国人用这些美元向中国、日本等国家购买商品,之后美国财政部发行美债,中国和日本再将赚到的美元投入美债市场......这样相当于美国什么都不用干,躺着就能享受全世界的商品和服务,这也是美国全球金融霸权的可怕之处。

除此之外,美国股市还是美国政府的一个“秘密武器”,可以用于转嫁国内的经济危机,而且屡试不爽。2018年,美国国内爆发了可怕的“次贷危机”,美国股市随机暴跌,并将这种恐慌情绪扩散至全球市场,而“次贷危机”也演化成了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此后美联储通过降息和QE很快帮助美国股市和经济复苏,但日本和欧洲国家至今还没有完全缓过气来,美国成功地将危机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的确,这就是美国的高明之处——在经济向好时虹吸世界各国的资本,在危机时将风险转嫁到全球市场。所以,我们经常可以发现,每一次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经济都是最先复苏的,美国股市也是最早开始上涨且涨幅最猛的,这次的十年大牛市就是这样来的;反过来,每一次美股出现暴跌,都会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巨震,而中国A股也基本都要跟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面对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美股,中国A股别无选择,只能不断地弥补短板、做大做强并逐渐成为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其实,我们看看国家近些年在股市的布局,包括这次推出科创板和注册制,就能看出中国股市或许真的将迎来“蜕变”。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成功离不开对外开放、以及涌入的外国资本和技术;同样的,今天中国股市的成功也要对外开放,也要吸引外国资本的进入。所以,就有了沪港通、深港通和沪伦通,有了A股被纳入MSCI和富时罗素两大指数,有了外资券商的进,有了国家大力提倡的“金融开放”。摩根士丹利预计,未来十年每年都会有约1000亿-220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A股,这无疑是非常令人振奋的。

不过,有了万亿级别的外资流入还是不够的,中国股市要崛起,必须得解决最根本的结构性问题,所以就有了这次的科创板和注册制。首先,科创板的设立能让新一代的BAT等好企业留在中国上市,而不是舍近求远地去美国;而注册制则会将那些不务正业、长期亏损、没有竞争力的差公司清除出去,既做到了服务于实体经济,也保护了广大股民的权益。

其次,从设立定位来看,科创板被定义为国内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的“试验田”,而注册制正是这块田地上面播下的一颗种子。除了注册制之外,国际成熟市场的许多机制都有可能在科创板上试行,其中就包括人们一直呼吁放开的“T+0”和涨跌幅限制。值得一提的是,科创板据称设置了50万元的门槛,主要面向机构和大户,普通“散户”只能通过公募基金等方参与。

可以预计,这块试验田还会将成功的经验推广到主板和创业板,从而倒逼A股实现转型升级,让中国股市能与美国股市一较长短!从更大的格局来看,科创板和注册制还会推动中国经济模式转向创新驱动,让有潜力的科技公司能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成为中国新经济增长的深层动力,甚至有望再次“激活”中国经济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

而且,这个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预期,又会反过来推动股市上涨,有望在未来数年创造出一个超级大牛市。

说了这么多,科创板和注册制跟不炒股的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事实上,这更是一次让无数中国家庭重新构建财富结构的机会。最新的报告显示,中国家庭的户均总资产大概162万元,其中房产的比例达到了77.7%,而金融资产只有11.8%(其中42.9%是银行存款,股票仅占8.1%),过高的房产产比让中国家庭的财富结构出现了畸形,也不利于我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增长。

其实,我们之所以掏空“六个钱包”购买房产,除了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影响之外,很大程度上是买房子“可靠”,能够不断实现财富增长,而投资股票却很难做到这一点。有人曾经做过这样的对比,过去十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增长了200%,而美国经济只增长了30%;但是从股市来看,上证指数十年的涨幅已经“归零”,但道琼斯指数却翻了一倍!

美国最负盛名的“股神”巴菲特,曾经透露过他的投资秘诀。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让美国人心惶惶,但巴菲特仍以440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二大铁路运营商BNSF,作为对“美国经济未来的豪赌”,结果证明他赌对了。说白了,巴菲特的投资逻辑就是“赌国运”,而他获得的回报也是巨大的——二战后美国的名义GDP翻了100倍、道琼斯指数也翻了约100倍,巴菲特的个人财富也从最初的10万美元增长到了830亿美元。

同样的,加入科创板和注册制实验成功,中国股市在未来数年迎来大牛市;那么中国股市也能拥有美股的财富效应,这必然会吸引居民财富的转移,最终不但优化了中国家庭的财富结构,也可能会优化中国的经济结构。

我们可以大胆地想象,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经济总量会比现在翻两番(接近60万亿美元),上证指数可能会突破10000、甚至是20000点,中国也会诞生很多“巴菲特”,广大中国家庭也能通过配置股票获得大量的财富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