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缺少的是个性化服务,要为孩子成长提供可资借鉴的精准支撑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07 05:18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痛苦和忧伤,谁的青春不迷茫?不能否认过去的教育这种美好,当然也不能否认现在的教育的许多进步。

但这种美好大多是衣锦还乡式的回望,回忆已经过滤掉了诸多的冲突和切肤之痛,把种种困境做了选择性地美化。

就像开了滤镜的人像,大体还是那个轮廓,可细节已经有许多不同了,而影响人判断的大多不是别的,而是那些细节,只有细节才能保持人生记忆的鲜活。

但我依然赞同教育改革,过去的教育硬件设施不够健全,教育投入处于低位徘徊,有一段教师工资得不到及时发放,教育大量精力投入在解决外部环境上的困境上,而教育内部问题被聚焦关注的较少。

想起曾经求学的一个地方,有不少民办教师,他们半工半教,大多家属还是农民,为了生计,他们要从家里带米带菜甚至需要从家里拿钱补贴生活,等发了工资再补上。

记得一个乡村民办教师一个月只有60元工资,他多次痛心地说:“一个月的工资不够买一双鞋,一天的工资也不够走远路上班鞋的磨损钱”那一刻,我突然感觉他脸上的沧桑和凝重,以及内心的某种悲怆。

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历史、英语、物理、化学、语文、数学都会讲,我们称它为全才。

记得一次,他临时代理我们几天班主任,他免费义务给我们讲数学,讲杨辉三角,讲勾股定理。

他人精瘦,脸上刀砍斧凿一般瘦削,逆着光望去,那一刻在黯淡的教室里,我突然感觉他圣洁高大起来。

后来我离开了那所学校,不知道他最终去了哪里,只是听说他早已不在那个学校,可能去了南方或者转行做了保安。

那时在城镇学校的周围聚集了不少小混混,他们和学校里一帮坏孩子拉帮结派,沆瀣一气,凌霸同学,索要钱财。一放学在校外的河滩上打架斗殴,路人为之侧目,但没有人敢制止,唯恐引火烧身,后来还酿成了恶性事件。所以那时的教育真可谓内外交困。

随着教育经费县级统筹,工资能够及时发放了,可是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教育内部的不均衡问题,职称高的和初入职的差距较大,青年人所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例的现象比较突出,年轻人干活劳动强度大,但得到较少,比较清闲的工资反倒不低,值得关注。

绩效工资本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可却又从教师工资里扣除,拿出来充作经费,有人戏称为盛你的饭分给别人,结果有了这之后工资总额不升反降。

随着教育投入的增长,教育工资本应惠及更多教育工作者,但是大多投在硬件上,有的为了把经费花完,在地上墙上做文章,今天贴个瓷砖,明天贴个壁纸,后天再刷个墙,拆拆建建,修修补补。

谁的成绩好谁上,是选拔的第一道关口;升级考,允许留级,是一种选拔;小升初是一种选拔,这样层层选拔,教育成了一种淘汰赛,大浪淘沙。

后来教育普及,家里每个孩子都是宝贝,升学全盘端,小升初考试取消,小学成绩不再公开,只能在暗地里继续。

而教育也需要向内转变,由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对内要精细化管理,对外要提供更多个性化服务,模拟真实的社会环境,为孩子成长提供完整的可资借鉴的支撑。

技术进步和时代的竞争需要教育改革,对于已有的优点加以保留,对于呼声很高的地方需要大刀阔斧系统性地改革。

而教育也需要进一步提高统筹层级,如果一步到位:可以实行国家统筹,如果先中转一下,可以实现省级统筹,实现教育领域内工资相对公平,兼顾考虑地域发展水平,但绝不仅仅限于经济水平!

而现在职称制度与普遍提高教师工资水平相矛盾,与提高教师积极性相矛盾,遭人诟病,也需要系统有序推进。

对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晋级标准,该简化简化,该废止立即废止,可以考虑按考试和讲课方式评审,或者自然晋级,不限名额。

教师工资增长问题,要有一个系统性安排。不是简单增加总额问题,可以要及时清理出教育内部的冗员,整合现有的资源,把教师进修学校和成人学校等诸多机构合并,精简机构,人员下沉一线,提高人员的利用率。对于工资的增长,要防止拉大差距,最好采用普涨的办法,如果工资差额过大,容易挫伤青年人的积极性。

让教育变得有温暖、有深度、有亮度、有风度,创造积极友善的舆论氛围,让受教者和施教者都能被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