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的Space X成功发射 中国航天业的腾飞同样指日可待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20-06-27 06:28

2020年5月31日,全人类迎来历史性的一刻:北京时间当日凌晨03:22分,随着紧张的倒计时结束,著名的猎鹰9号火箭搭载着Space X公司的“龙”飞船从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顺利点火升空,当它在天空中划出一道明亮灿烂的上升弧后,随即飞向了神秘的太空,慢慢地消失在人类的视线中。

在“龙”飞船上,乘坐的是两位资深宇航员Bob Behnken和Doug Hurley,他们此次的飞行任务“Demo-2”其实并不复杂,但意义却堪称史诗级,因为该任务是为了向全人类证明“猎鹰9号”运载火箭和“龙”飞船已能完成载人飞行的任务,伴随着此次飞行的成功,也标志着人类航天事业终于走到了商业化的起点——在未来,人们将能看到私人拥有的飞行器和飞行线路,任何政府、机构甚至个人在需要前往太空的时候,均可以付费后起飞前往。

在很多新闻中,我们只关注到“龙”飞船此次搭载了两名宇航员,但实际上“龙”的满载人员为7人。也就是说,除去两名宇航员外,还有5人的富裕空间,即便在未来一段时间里,Space X公司不再研发新的载人飞船,“龙”号飞船也能每次运送5名乘客飞入太空。更重要的是,这艘飞船为全自动驾驶,宇航员只需在屏幕上使用软件与地面指挥中心保持联系即可。

为了保障该次飞行的绝对安全,Space X公司的掌门人,同时也是特斯拉公司CEO马斯克曾花费6200万美元自炸了一艘火箭,目的就是测试其安全性。最终的结果也是皆大欢喜的:飞船能在火箭爆炸的瞬间自动脱离,足以证明宇航员在火箭升空阶段如果遇到危险,肯定可以逃生。

作为开启人类历史新篇章的举动,Space X此次飞行的科技含量可谓极高:两位宇航员的宇航服均为Space X定制,通过当下最流行的3D打印为每人量身定做,不但具有普通宇航服的所有功能,还非常简洁、合身,一举打破了人们对宇航员刻板的臃肿印象。

“龙”飞船内部的操作平台均为触摸式大屏,以往的密集按钮矩阵已经消失在Space X旗下飞船的驾驶舱里,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特斯拉的驾驶室风格。

值得一提的是,Space X本次的发射地点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还是人类首次登月行动所用的阿波罗11号和全球首家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的发射基地。作为人类航天界的殿堂级地点,Space X的成功起飞绝对配得上这里。

中国天仪研究院CEO杨峰曾对外界表示:“Space X此次发射成功最大的意义是,原来航天都是需要举国之力的,特别是像载人航天这种难度最大、风险最高、责任最大的这种工程,但是现在可以由一家商业公司来做了。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在本次发射前,Space X刚刚宣布其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总额达到3.462亿美元,目前累计融资规模已突破5.67亿美元,这家目前估值为360亿美元的公司已成为资本世界的最大宠儿之一,也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私人企业之一。

作为举世公认的科技界狂人,埃隆·马斯克在PayPal成功之后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而是继续打造一个又一个的传奇。特斯拉、Space X,他正一步步将以往的科技梦想变为现实。在未来,他还有可能将人类太空移民的梦想实现。

在聊完Space X的壮举后,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国内。众所周知,全世界除俄罗斯外的所有国家在航天技术上都与美国有着巨大差距。就拿这次猎鹰9号来说,它的低地球轨道运力是54.4吨,还具备将13.6吨重的物资送去火星的实力,而我国在今年5月5日刚刚发射的长征五号B型运载火箭的运力是22吨,目前也是我国首次发射20吨级的航天飞行器。

据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起步较晚,我国的航天技术和美国相比至少落后50年左右,且美俄两国在上世纪的军备竞赛中已投入数千亿资金,而我国目前尚需要结合国情与当前振兴和开拓经济市场的现状,在该领域的投资虽然不低,但无法在短时间内实现质的突破。此时,市场的力量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国航天事业更快、更好地起飞。

2015年,我国推出了鼓励民营企业发展商业航天的相关政策,当年也由此被业内外人士称作“中国商业航天元年”。就此开始,中国也开始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民营火箭公司。

据国内统计机构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国内已陆续成立了十家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在研的商业火箭型号超过了20款。这其中,九天微星、星际荣耀、天仪研究院、蓝箭空间、零壹空间都以进入B轮融资,总金额均在十亿元上下,预估融资总额或超60亿。

就已经达成的项目来看,零壹空间已于2018年5月成功实现国内首次民营自研商用亚轨道火箭首飞;天仪研究院更是已完成10次太空飞行任务,并成功发射我国首颗民营企业自主研发卫星——“潇湘一号”,目前为止已总计发了18颗卫星。

航天业尤其是火箭发射的难度,并非常人所能想象。天仪研究院创始人兼CEO杨峰曾表示,想把商业航天做好做大,首先要翻过六座大山:

一、足够大的融资规模;二、足够多的轨道和频率审批;三、地面终端的能力;四、配套的运营服务能力;五、先进的卫星制造能力;六、强大的火箭发射能力。

在这六座大山中,第五和第六均为重中之重,之前国外有很多商业航天公司不幸失败甚至倒闭,就是因为解决不了关键问题,但这些案例也成为后续企业起步和腾飞的宝贵经验。

目前,国内的天仪研究院已与合作方确认合作了约1500颗的星座组网计划。今年下半年,天仪还将寻找最佳机会发射首发星;零壹空间则把目标瞄准了接下来的运载火箭发射,目前已经把亚轨道火箭的发射列入了日程表。

如果手机前的你关注科技与航天领域,或许会记得埃隆·马斯克曾说过一句话:“中国目前研究的火箭技术仍然不能和美俄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火箭相比。”此番言论固然包含了众多商业炒作因素,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航天技术起步确实较晚,与美俄之间的差距明显。不过,作为世界级的大国,中国拥有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条件,而尊重科学、理性发展的思路更能保障中国航天业稳定有序的健康发展。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经济整体看好,各行业发展均衡的背景下,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孕育出中华民族的Space X、制造出中国的猎鹰9号与“龙”飞船,中国航天业的起飞更加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