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她世界,是个好故事,没有安全感的男人要面对“不完美的她”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11 10:45

田放真的是爱林绪之的吗?这应该是看完《不完美的她》八卦的反应,田放参与了林绪之“拐走”穆连生(林小鸥)的整个过程。

作为一个男人,田放会不会因为同情才爱上林绪之。也许多年之后,田放也变得粗俗了,还有这一段心境吗?

生活艰难和面子,性格一向倔强的穆静发现,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跳出“口袋没钱,脸上无光”的陷阱。

穆静的希望,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个。这也是许多女人不二的选择,把自己嫁给一个好男人,嫁给一个好老公,女人就可以男人的保护之下,过上安稳的日子。

可是,穆静不是黄花闺女,还有一个穆连生。穆静好不容易遇上了尚武,抓住了就不再放手了。

穆静只是想,忍一忍,时间总会解决一些问题,但是轻视了一个对“好玩至偏执狂”的男人的心理状态——新鲜刺激与厌恶乏味之间变化的节奏所带来的伤害程度。

尚武是一位职业玩家,靠卖装备为生,表面上很风光,事实上他是一个边缘人,没有社会地位。

尚武选择穆静,也许只是“好玩”,这个人的世界全是游戏,全是“征服者”的生活状态。

开始时,尚武并无法界定“好玩”与“虐待”的区别,玩过火了,直到林绪之的出现,尚武眼中的“好玩”变成了“虐待”,反过来也是成立。

同样犯罪也是一件“好玩”的事,尚武在自己的人生中,发现自己总是最后获得胜利,依靠自己的高智商,似乎没有不能战胜的。

穆静不想回到漂泊的日子,尚武不想离开“好玩”的日子,要说两人的心理有问题,或者是其中的一种解释吧,但未必是唯一的解释。

林绪之寻求自己的根,也许是她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特”存在,没有根的人,不只有漂泊,还有失去了方向。

此刻的林绪之,得到一颗同理心。遇上穆连生,让林绪之发现,自己是不是“穆连生”呢?

穆连生全身是伤,林绪之问一个7岁的孩子,“我可以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家”,但是穆连生笑着没有正面回答,她并不离开自己的妈妈。

我相信,林绪之把穆连生从爆炸现场救出来,还要承担“拐走穆连的人贩子”责任,她发现一种充满着优越感的心理状态————重生。

《不完美的她》使用了“好人有好报”的逻辑,从而让林绪之带走穆连生这一个行为,变成了穆静对在“希望”面前的妥协的证据。

这种艺术处理的效果,让穆连生对穆静说的这一句“你不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叫林绪之,我叫林小鸥”的话,有着无比的感染力。尽管穆连生只有7岁,但是跟成年人对希望的追寻并没有不一样。

同样,对于林绪之也是这样的,有失去不一定有得到,不一样的是,林绪之更加自信了,慢慢变成别人眼中的“正常人”。

同样是女性,袁玲愿意做三个孩子的一片地,钟惠愿意用一生背负自己的错误选择的结果。

但是,穆静只是想走一条捷径的路,一条快速逃避风险又可以安生的路。穆静不一定想追求大富大贵的生活,犹如穆静高中时同学的生活,穆静只是无法再忍受又一次漂泊。

我想起张嘉译在《告密者》里说的一句台词,“吗啡可以短暂让人忘记疼痛,但一旦有了舒服感,就再也没办法放下这种舒服感”。

李择,一个输不起的男人,从杂志编辑到婚纱店的摄影师,再到游走在生活边缘的“沉默人”。

尚武,智商高,选择了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避开复杂社会关系,只要好玩,只要能赢,目的分明。

似乎也很偏执,李择的世界只有摄影,尚武的世界只有游戏,或者只有这样,这两个男人才感到了安全。

李择老了,希望老有所靠。明明是自己错在先(30年前纵火案是自己无意点着的),却包装一个光鲜的理由。

看来,有悖于男性唯一的命题,也是男人的边界:怎么审视自己心中的恐惧(不安全感)?

命运的悲惨,让穆连生本能地显露出成年人的领悟能力,然而,被逼长大没有好与坏之分。

假如说,林绪之不是被袁玲收养,今天林绪之的认知水平是因为她的不幸的童年所成就的?

有时候,从“不好”到“好”、从屌丝逆袭富翁之中获得个人对待世界的起码的自信,就值得被称为这是一种人人称颂的“传奇”。

从穆连生到林小鸥,希望总是在伴随着四周,穆连生只是对自己做了一个向往希望的选择。

穆连生的爸爸死了,穆静带着穆连生过了一段飘零的生活,后来穆静选择找一个男人为自己最后的希望。这个男人不靠谱,好玩之中发现自己有了虐待的快感,对穆连生的伤害从轻微到严重,也让穆连生把求救的对象从穆静转到了萍水相逢的林绪之。

林绪之作为另外一条线,也被童年阴影折磨着。她把穆静之救出来,却戴上了“人贩子”的帽子,被警察追寻。

李择和尚武是两个反面人物,制造冷暴力和虐待儿童的事端,直接影响钟惠和穆静的一生。

人的一生嘛,心中总是要有一个“天理”,或者说心中总得相信一些东西,来构成自己心中的那一条红线。

这条红线的好处是,可以知道有些事,永远不会成为你的“被选项”,从而避免了因性格缺陷引起的任性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