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教师细数农村普通高中改革的五大差距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11-12 21:28

(大家好,我是龚老师,定期为你发布教育类文章,欢迎点击右上方蓝字体“关注”,你的支持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致谢!)

今年8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的文件。当前我国各领域的改革均已进入深水区。教育领域改革亦然。而普通高中作为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的衔接,当下更是进入了普及攻坚、课程改革和高考综合改革三大改革叠加的特殊时期,其改革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尤甚。因此,这份堪比及时雨的文件,为广大普通高中未来的教育改革指明了方向,绘就了美好的蓝图,同时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笔者作为一名农村普通高中的教师,长期身处教育改革一线,深感农村普高宥于种种先天不足后天乏力的条件,必将在这场深度改革中遭遇更多的挑战与困境。本文将以农村教师的视角,来谈谈农村普高教育改革的理想与现实究竟有多远的差距。

和城市高中不同,农村高中在校园建设、教学设施、仪器设备建设等方面历史欠账较多。同时,当前以县级财政为主的教育经费投入机制,客观上造成了对农村高中投入缺乏财力、动力和热情,正所谓“锦上添花之事常有,雪中送炭之情少见”。投入不足带来的差距主要表现在:

一是教学设施简陋,器材陈旧,直接影响了实践活动课、体音美艺术课、通用技术和信息技术课等课程的开设。理化生实验在试卷上讲,体育课在操场上“放羊”,信息技术课上机操作少……有的课程在一些学校直接停留在课表上。这就使得改革强调的全面开课、全面育人的要求大打折扣;此外,由于缺少相应的教具和学具,农村高中课堂多数沦为“纸上谈兵”,甚至照本宣科,使得改革要求的“深化课堂教学改革”成为难以实现的空话。

二是现代化教学设备匮乏,导致农村高中多媒体教学、远程教育资源共享、信息化教学等先进教学模式的应用受到限制。一些农村高中教师的授课依然停留在 “备课本 + 粉笔”的传统模式上,无法将学科教学与现代化教学技术和资源整合起来,必将导致农村高中教育与大城市的差距进一步加大,这就使得改革要实现的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目标更加难以完成。

三是农村高中普遍负债度日。由于高中不是义务教育学段,农村高中得不到各地财政的全额供给,学校连教师的工资和福利都要部分自筹解决,更遑论校舍建设、维修和教学设备添置资金的保障。早些年,许多农村高中通过自筹资金扩建校园、购置设备,结果学校硬件改善了,但债务缠身者比比皆是。在沉重的债务压力下,学校的正常开支难以为继,寅吃卯粮。迫于现实的无奈,校长的主业不再是抓教育质量,而是筹钱,成了“化缘校长”、“借钱校长”。当校长不再谈教育质量时,改革提出的“全面提高普通高中教育质量”的目标何以实现?

教师是推动教育改革的关键要素。因此,普通高中教育改革对教师的学科配置、专业素养、育人观念和教学手段等方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显然,农村高中在师资力量方面表现出天然的劣势,由此带来的差距有以下几点。

一是农村高中师资严重短缺。一方面部分大学科教师缺编,任课教师带班多,且多数班级超额;另一方面“体音美”小学科、通用技术和综合实践课程缺乏专业教师,部分只能由非专业教师兼任;此外,新高考改革选课走班也带来了教师结构性短缺。师资短缺造成了农村高中课程开不齐、课程质量下降,并且,由此带来的教师负担过重、教非所专,让农村高中教师在精力和能力上都显得力不从心。

二是农村高中师资层次偏低。一方面农村高中难以吸引高学历人才、优秀毕业生充实教师队伍;另一方面又因为城乡待遇悬殊较大,导致大量优秀教师向城市流动。“引不来,留不住”,是农村高中师资建设无法抹去的痛。师资层次偏低,教师专业素养参差不齐,自然与改革对教师的高要求相去甚远。

三是农村高中教师获得培训提升的机会少。农村高中环境相对闭塞,对外交流不多,教师培训机会少。近年来,县级教育部门组织的培训虽然不少,但大多数培训深度不够,效果不佳,高层次的培训依然缺乏,难以获得实质提升。这就造成了农村高中教师思想并不完全开放,易受传统习惯的支配,固守传统教学手段,缺乏参与改革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改革创新意识不强。自然,农村高中教育改革目标的完成也会大打折扣。

农村高中招收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经过省、市、县一中三层选拔后剩下的“四、五类苗”。生源不佳是所有农村高中在改革中必须面对的一个不利因素。

一是学生文化底子薄。一方面农村高中在现行高中招生制度中处于最底层,招不到“好苗”,也没有选择的机会,很多学校出于生存压力,无论什么样的初中毕业生,只要来照单全收;另一方面,农村地区义务教育实施“一费制”改革以后,学生整体文化素质出现一定滑坡。

二是学生求知欲望低。一方面由于农村高中留守学生数量非常大,这些学生普遍缺乏家庭温暖和教育引导,对未来充满迷茫,不知为何读书;另一方面,基于农村高中考好大学难和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等原因,新的“读书无用论”在农村地区不断蔓延。许多学生认为读了大学也改变不了什么,迟早是打工,不如早点去打工。这些都造成了农村高中学生求知欲望低,厌学弃学弃考等现象严重。

此外,相比于城市学生。农村高中学生知识面窄、视野不开阔,课堂交流和课外活动参与意识不强,文化成绩之外的综合素质整体较差等等。俗话说,“谷好秧苗占一半”。生源质量的差距,将是农村高中教育改革要实现“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目标难以跨越的坎。

在农村高中,大部分家长由于自身文化素质和见识的局限,他们对高中教育的认识和评价与改革要达成的目标有很大的偏差。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历史的原因。大部分农村高中在过去的年代搞应试教育曾取得过辉煌的成功。不少的农村学子就是应试教育的受益者,他们通过农村高中的应试教育的确实现了“跃农门”、“改命运”的理想。

二是现实的原因。对于农村高中家长而言,他们十分清楚,“分数”是自己的孩子唯一可以与城市学生实现公平竞争的机会,而分数以外的,诸如“琴棋书画”的特长招生、自主招生、以及综合素质评价,农村孩子只能自叹弗如。

如今说到应试教育,似乎就是贬义词,理因受到批判。然而当网络上出现批判一些超级中学搞应试教育的声音时,白岩松却说:“无论如何我做不出任何嘲讽毛坦厂、衡水中学的事。当你没有官二代、富二代的光环时,对于未来,只有靠自己的打拼,而读书高考之路,也算其中的一种。这就是现实。”

笔者并不想为应试教育张目,只是想表达:基于以上历史的和现实的原因,搞应试、抓分数,在农村高中家长的眼里是“正经事”,是王道,因为“分数”承载着孩子“改命”的期盼。他们对高中教育的理解极简单,就是考分数上大学。他们对学校和老师的评价也极简单,看升学人数看孩子的分数。这种思维简直就是根深蒂固无法撼动。得不到家长的理解和支持,农村高中要完成“破解应试教育和唯分数论”的目标,其难,堪比登天。

对于开展综合实践活动,改革明确提出“拓宽实践渠道,建设一批稳定的学生社会实践基地”。然而农村高中却面临双重窘境。一方面,诸如图书馆、科技馆、博物馆、革命纪念馆、工厂及商业区等社会资源匮乏;另一方面农村地区的特色资源也开发不足,比如农村地区特有的山川地理资源和人文历史资源。即便是最有优势的劳动教育资源——过去农村高中普遍都有的农业生产基地和校办工厂均已荒废殆尽。不仅如此,农村学生在家里参加农业生产实践的机会也非常少,因为他们的父母多已不种田地了。

综上所述,农村高中在新一轮教育改革中,确实面临不少现实与理想的差距。笔者撰此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祥林嫂式的絮絮叨叨的诉苦,而是为了客观的呈现问题,以期引起相关决策部门的关注,并寻求解决之道。在此,笔者顺便提出一些个人的粗浅的建议。

一、落实教育经费省市县分担机制,加快农村高中债务化解工作,探索针对农村高中的带有补偿性质的特别经费投入机制。

二、落实农村教师工资待遇,探索农村高中师资补充新机制,破解“引不来、留不住”的师资建设困局。

五、探索城市优势社会资源下乡和帮扶机制,如成立流动科技馆、博物馆、图书馆,定期走进农村校园;探索农村高中原有的生产实践基地恢复方案。

(声明:本公众号所发文章均为原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欢迎加关注,求粉,点赞,分享,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