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宿科技Q3业绩再度滑坡,曾经的“CDN龙头”究竟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11-12 00:45

10月28日晚间,网宿科技(300017.SZ)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5.7亿元,同比下降1.34%;归属净利润7.74亿元,同比增长26.1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9226万元,同比下滑82.98%。

其中,单季度来看,该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4.11亿元,同比减少10.23%;净利润亏损了3123万元,同比下滑了119.0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了3518万元,同比下滑124.42%。

根据以上财务数据来看,不难发现,网宿科技这一财季业绩表现并不如意,出现了营收、净利润以及扣非净利润均下滑的局面。

而受业绩表现不佳的消息影响,网宿科技今日开盘走低,截至收盘,其股价下跌4.17%,报于9.98元,最新总市值为240.8亿元。

据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31.6亿元,同比增长3.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5亿元,同比增长79.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27亿元,同比减少68%。而撑起网宿科技上半年净利润增长的,是报告期内高达6.78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即其通过处置子公司及固定资产损益获得非经常性损益7.13亿元。

而需要注意的是,实际上近两年起,该公司的业绩就已经开始出现颓势。具体来看,2017年至2018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收53.73亿元和63.37亿元,同比增长20.83%、17.96%,增速有所放缓;归属净利润分别为8.3亿元、8.04亿元,同比下降33.59%、3.16%。

此外,网宿科技的销售毛利率也从2015年高峰之时的44.76%下降至2018年的33.24%,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公司的销售毛利率降为25.21%。

与此同时,伴随着业绩的不断下滑,网宿科技的股价也一降再降。目前而言,其股价不到10元,距离2014年的股价最高点141元下滑逾92%。那么,曾经的“ CDN龙头”网宿科技,究竟怎么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网宿科技成立于2001年,于2009年10月在创业板上市,公司致力于互联网和云计算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关键技术研究,主要业务是在全球范围提供内容分发网络(CDN)、云安全、云计算、互联网数据中心(IDC)等服务。

作为国内CDN(内容分发加速网络)领域的龙头,网宿科技曾经被誉为创业板的明星,备受市场资本的追捧,上市之后其股价一路直升,曾以134元的收盘价超过当时的茅台,问鼎两市“第一高价股”。

而如今的网宿科技,除了业绩持续下滑之外,还面临着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以及高管频繁减持的困境。

上市之后,网宿科技从2011年起业绩向好,股价也一路攀升。但伴随着股价上涨的是创始人陈宝珍的多次减持套现。据wind数据显示,3年限售期解除之后,自2013年起,她通过大宗交易和竞价交易累计减持12次,套现14.86亿元。而正是在多次减持中,使得该公司没有了控股股东,也没有了实际控制人。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3月网宿科技公告披露了陈宝珍最大一次的减持计划,她和3名高管计划减持合计占总股本6.42%。其中,陈宝珍拟减持不超1.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6%。不过,这一计划因6月6日签署的一份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作罢。

值得一提的是,倘若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真正的签订下来,也就意味着网宿科技彻底的易主。

据公告披露,今年6月网宿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陈宝珍、刘成彦分别与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投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网宿科技将易主广投集团。不过,在今年的9月,该公司又发布公告表示,该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因未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曾经的创始人兼大股东陈宝珍不断减持之外,网宿科技的高管们也频频减持。

据wind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至今,网宿科技的高管们便减持不断,其中,1月8日至2月14日期间,公司原实控人之一刘成彦、陈宝珍,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肖蒨,证代魏晶晶,已合计减持约3760.99万股,套现金额约2.78亿元。其中,刘成彦减持前持股11.52%,减持比例已达1%,是自2016年以来高管最大幅度的一轮减持。

此外,值得一说的是,在2018年10月公司披露的回购预案中曾表示,由于近期公司股价表现偏弱,不能合理体现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及对公司价值的高度认可,公司决定拟以自有资金回购公司股份。

而在公司回购期内,高管频频减持的动作,也不禁让人猜想其背后的原因。对此,深交所还向网宿科技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补充公司董监高及持股5%以上大股东近期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或操纵股价的情形。

综合上述,不难看出,随着股东和高管不断减持,曾经的“CDN龙头”网宿科技早已不复往日的风光。

事实上,对于网宿科技业绩下滑,诸多行业人士总结了两大原因:一方面是旧业务(CDN业务)市场竞争激烈,市场由蓝海走向红海;另一方面是新业务(边缘计算业务)突围失利,贡献暂且平淡无奇,具体如下:

据公开资料显示,以IDC起家的网宿科技,在2008年IDC业务趋于白热化后,其开始着重发展CDN业务,而当时急速膨胀的网民规模和指数级上升的数据流量,给了网宿科技快速崛起的肥沃土壤。与此同时,其通过在全国各地建设节点,低价从运营商买入带宽,加速后转手卖给互联网企业,网宿科技逐渐在第三方CDN市场站稳脚跟。

据相关研报显示,2012年-2015年期间,在其他厂商市场份额受到冲击的同时,网宿科技的市场份额占比稳步提升,由2012年35.5%提升至2015年的45.4%,并在2014年成功超越中国CDN市场的领先厂商蓝汛成为市场龙头。

但好景不长,2015年起,以阿里云为代表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高调进入CDN市场,成为行业“价格屠夫”,随后腾讯、百度以及众多创业型CDN提供商则纷纷跟进降价,此外,除了BAT向该领域进军之外,、华为云、京东云、奇虎360等一众互联网公司也看上了这块肥肉。而对于网宿来说,这显然不是一种好的竞争局面,毕竟其竞争对手都比它有钱、有技术、有人才。

至此,在激烈的行业中,网宿科技的优势逐渐散去,并在2017年业绩慢慢开始走向了下坡路。

面对着激烈的CDN市场竞争,网宿科技开始瞄准新的方向——边缘计算进行突围。据了解,该公司于2015年提出云战略,规划十年成为全球一流的云服务商。并在2017年16年公司完成36亿元定增,其中22亿元投入社区云项目,3.5亿元用于云安全项目。

而在今年3月初发布的业绩快报上,网宿科技也曾称,2018年公司积极推进中长期战略实施及年度经营计划落地,在保持主营业务稳定发展的基础上,加速全球业务开拓步伐,布局边缘计算,助力智能社会。

事实上,虽然边缘计算这一市场大有可为——据CBInsights的数据,2023年整个边缘计算市场规模将接近340亿美金,从2016—2023年,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5%,但实际上目前的网宿科技仍游走在概念的边缘。

今年3月初,随着5G概念持续发酵,身为边缘计算概念股的网宿科技连续收获了5个涨停板,引深交所发函关注。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表示,要求其详细说明边缘计算项目的建设进度,与预期是否一致、已实现和预计实现收入情况。而其回复称,截至2018年底,该项目已投入1.15亿元,投入进度为35.94%。

此外,2019年1月10日国信证券发布的研报中披露的调研纪要表明,网宿科技目前在边缘计算上的“收入体量还不大,现在不对边缘计算有太高的收入考核,主要是战略部署,处于培育期”。种种迹象表明,网宿科技的新业务目前并不能给其带来一定的收益。

而综合上述,可以看出,网宿科技从“CDN龙头”走到如今的境地,似乎也不是没有理由的。